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全站搜索
新闻详情
 
当前位置
80年代“座山雕”:学张作霖建百人“军队”,和6个女人共同生活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2-02-24 13:17    浏览次数:
  html模版80年代“座山雕”:学张作霖建百人“军队”,和6个女人共同生活

在江湖之中,有这样一个职业,他们啸聚山林,打家劫舍,往往是武侠剧中主角刷经验、涨人气的不二之选,山东人称其为响马,湘西百姓称之为土匪,东三省叫他们绺子。

在我们的印象中,这类人只存在于武侠小说,或者是战乱频发的年代,可事实上,在20世纪80年代,中国就曾出现了一个号称“当代座山雕”的著名悍匪??崔宝纯。

崔宝纯出生在辽宁的一个小村庄,父母一生老实巴交,都是本本分分的农民,当时的中国虽不像现在这样富裕,但崔宝纯家也不至于为了吃穿发愁,吃得饱穿的暖,就会有更高的追求,崔宝纯的父母自然也不例外。

说起来这也是人之常情,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,自家的社会阶层能够提升?崔宝纯的父母文化水平很低,但他们却明白,只有读书才是完成阶层跃迁的最佳途径,所以他们平时省吃俭用,宁愿自己吃的差些穿的破些,也要供应崔宝纯读书。

但世事往往不能尽如人意,父母的心愿虽美好,可崔宝纯显然不是一个读书的材料,从能下地走路开始,崔宝纯就表现出了异常调皮的性格。

在其他小孩儿还依偎在父母怀里撒娇卖萌的年纪,他就开始四处乱窜,调皮捣蛋,成了村子里有名的熊孩子。

6岁那年,崔宝纯摆弄镰刀,不小心将左手食指削断,这也是后来他被称为“残指匪王”的原因。

父母总是用孩子年纪还小不懂事来安慰自己,对他的淘气行为,并没有严加管教,本想着到了上学的年龄,崔宝纯的性格就能有所收敛,可没想到的是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的性格反而愈加的顽劣。

在学校里,他对待同学很不友好,一言不合就出口成脏,对方稍有反抗,就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时间长了,崔宝纯俨然成了学校里无人敢惹的小霸王,甚至就连老师都对他丧失信心,任由他上课呼呼大睡,只要不影响其他同学,也就听之任之了。

在家里他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从不会帮助父母干家务,偶尔父母叫他帮忙到地里干点农活,他更是会嗤之以鼻,用他的话说,就是农活都是留给没出息的人干的,像他这样注定要做大事的,是不可能下地的。

这样的日子,一直持续到崔宝纯的初中时代。

虽然他也多次跟父母表示,自己不喜欢读书,不要再浪费学费了,不过慑于父母的权威,最后都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学校。

到了初中,已经13岁的崔宝纯更是变本加厉的顽劣,以前不管如何不愿意,还是会装模作样地每天上学,这次他却铁了心要离开学校,无论父母怎样劝说都无济于事,哪怕父亲的拳脚相加,也没能让他回心转意,在这种情况下,父母也只能同意他辍学。

既然不上学了,也就不能再心安理得地过之前那种不劳而获的生活了,即便崔宝纯再怎么好吃懒做,也总得在乎脸面,被乡亲们指指点点的日子可不好过。

在朋友的帮助下,他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,工资不高,也算不上体面,可养活自己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有了工作后,新的问题又出现了,崔宝纯发现上班比上学辛苦多了,上学读书时,他都不愿意付出,繁重的体力劳动就更不用说了,也就是在老板面前,他还表现的积极一些,其他时候是能躲就躲,久而久之,同事们对他的意见越来越大,也没有人愿意跟他交往。

当然,这些事崔宝纯也不甚在意,在他看来,自己将来一定会成为大人物,这些穷鬼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他的朋友。

就这样,崔宝纯每天在单位里晃晃悠悠,偷奸耍滑,心里面做着陡然暴富的白日梦,虚度了五年时光。

此时的崔宝纯凭着能说会道、溜须拍马,已经成了老板面前的红人,每次老板出门谈生意,都会把他带到身边,不为他能帮多大的忙,只为了自己用着顺手。

随着老板的买卖越做越大,崔宝纯接触的人也越来越多,其中不乏一些看准国家政策红利,下海经商一步登天的人。

这些人的经历,给崔宝纯造成了很大的刺激,他打心里认为自己比他们强多了,凭什么这些人成了挥金如土的老板,自己却只是一个跑腿的?用一句话来形容崔宝纯此时的心理,就是:“我上我也行。”

在这段时间里,崔宝纯的内心充满了躁动,总觉得眼下的这份工作耽误了自己的前途,最后一狠心,向老板提出了辞职。

对于他的这个决定,老板很是错愕,也曾出言劝他说:“创业远没有看起来这样容易,成功的毕竟只是少数,更多的人是一事无成。”

但被发财梦蒙蔽了心智的崔宝纯,哪里听得进这些良言,无论老板和家人怎样劝说,都无法打消他到广州创业的决心。

几天后,他终于背着简单的行囊,带着全部积蓄,坐上了南下广州的火车。

广州作为中国最先开放的几座城市之一,确实发展得比较不错,在那个年代,绝对称得上是创业人的梦想国度。

到达广州后,崔宝纯就一头扎进里商业街,按照他的想法是用自己的积蓄先租下一个店铺。

可是一打听才发现,就他的那点家底,在广州想支撑起一个最小的门面都不够,这可把他给愁坏了,在广州举目无亲,自己又能到哪里去弄钱呢?

天色渐暗,崔宝纯漫无目的地走在广州街头,思考着接下来自己该何去何从,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是不可能的,毕竟家里人对他的创业计划原本就是不赞成的,回去还指不定会受到怎样的奚落呢!为今之计也只能先安顿下来,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就这样,崔宝纯最终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,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怎样弄钱。

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几天后,崔宝纯偶然在别人嘴里打听到一个叫做证券公司的地方可以借到钱,于是他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那里。

一套复杂的手续过后,崔宝纯心满意足地走出了证券公司的大门,此时他的书包里正放着足够他创业的一笔资金。

紧了紧抱着书包的双手,他仿佛看到财富的大门已经打开,只需轻轻一跃就能跨入富人的行列。

资金已经到位,剩下的事就是找项目了,经过这几天的活动,崔宝纯锁定了一个他自认为很好的行业??投资。

崔宝纯选择投资的理由也很简单,就是来钱快,可是他却忽略了一点,回报高的事情必定风险大。

果不其然,没过多长时间,毫无经商经验的崔宝纯就将借来的钱赔了个干干净净,一向自视甚高的崔宝纯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失败,从此变得一蹶不振,终日失魂落魄地游荡在广州街头。

可是别忘了,他投资的钱是从证券公司借来的,到了日子是要还钱的没钱,只是此时的崔宝纯连吃饭都成了问题,有哪有能力还钱呢?

于是没钱还债的崔宝纯,只能跟债主打起了游击战,居无定所四处流窜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崔宝纯就结交了许多偷鸡摸狗之辈,他没有意识到的是,一个黑暗的世界大门正缓缓向他打开。

通过不断接触,他发现,这些小混混做的都是无本买卖,如果哪天运气好碰上个肥羊,收入也是很可观的。

再加上之前投资失败给他造成的打击,让崔宝纯由沮丧、失落已经转变为了对所有富人的仇视,在他看来,混混们做的事就是劫富济贫,那些富人就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,于是在利益和仇恨的驱使下,崔宝纯逐渐丧失了理智,很快就成了这些人中的一员。

黑化后的崔宝纯仿佛开了挂一般,学习上没有天分的他,在打家劫舍方面倒是个天才。

短短两三年时间,崔宝纯就将绝大多数混混甩在了后面,他做事狠辣不择手段,偏偏又心思缜密,阴险狡诈,但凡出手每击必中,从未失手,任何人只要他扫上一眼,就知道对方有没有钱,是否富贵。

长时间的顺风顺水,让崔宝纯积累了不小的财富,他的野心也随之愈发膨胀。

不甘于默默无闻的他,开始四处招兵买马,培养自己的势力。

崔宝纯口才很好,再加上他对手下也确实大方,因此有很多小混混都愿意为他办事,很快,以崔宝纯为首的,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就初见雏形。

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崔宝纯犯罪团伙多次作案,敲诈勒索,诈骗抢劫,可以说是无恶不作,如此嚣张的行为自然也引起了广州警方的注意,多次出动警力抓捕,虽然也有收获,但抓住的都是些小鱼小虾,作为幕后黑手的崔宝纯始终逍遥法外。

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两个,第一是崔宝纯为人异常谨慎,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后果有多严重,因此他平时很少露面,即使出面办事,使用的也是假名,即便是在他的小弟中,也只有一小撮儿骨干分子知道他的名字。

第二就是崔宝纯深谙声东击西之道,说白了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

今天还在广州犯案,第二天可能就跑到了河北,第三天又到了东三省,那个年代又不具备现如今这样先进的侦缉技术,警察也只能跟着他屁股后面跑。

长时间的逍遥法外,崔宝纯变得愈发狂妄,他不但自诩为张作霖,妄图组建自己的百人军队,而且在感情方面也是个妥妥的渣男。

娶了一个老婆不算,还要养5个情人,关键是他竟然霸道地要求这6个女人生活在一起,但凡是个女人都不会乐意,之所以相安无事,恐怕也只是摄于他的淫威不敢反抗罢了。

巅峰时期的崔宝纯自称“当代座山雕”,手下有200来号兄弟,号称“东北虎帮”,在辽宁,广州两地犯案无数,凯发电游,仅是人命官司就有13件之多。

警方一直关注着“东北虎帮”的动向,也曾抓捕过其中的一些犯罪分子,但从他们嘴里,并没有得到关于崔宝纯的有用讯息。

其中绝大部分小弟,是真的不知道这位“老大”的资料,有一些是知道的,却根本不敢透露丝毫。

要知道,当初在他们加入东北虎帮的时候,崔宝纯可是亲自到他们家里踩过点的,一旦他们透露了风声,家人就会遭到残忍的报复。

1988年10月25日,在辽宁作案后逃窜到广州的崔宝纯收到手下的线报,说是发现两个毒贩住在趣园楼405号房间,据派去调查情况的卖身女薛爱娟汇报说,这两个人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中藏着12万元现金。

崔宝纯一听眼就红了,这可是条大鱼,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跑了。

随后,他立刻安排手下住进了趣园楼405号房间附近,同时派薛爱娟想办法将其中的一人引走,方便他们动手抢劫,并承诺事成之后,将赃款的一半作为报酬分给她。

10月28日中午一切准备就绪,薛爱娟如约敲响了405的房门,由于之前房内的两人已经跟她有过了交易,也没有多想。

不久后,薛爱娟以出去买饭的名义,将其中一人骗出了酒店,也就是在此时,崔宝纯带领着手下破门而入,在另一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刀解决了他,将被害人尸体藏到床下后,拿走了屋里的所有现金。

不久后服务员进屋送水,发现了被害人的尸体,立刻报了警,临时被薛爱娟拉走的另一个客人,也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。

两人被捕后,薛爱娟交代了自己的身份,说其他事情一概不知,被关了几个月后也就放了出来。

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这次崔宝纯一时大意,在酒后将趣园楼抢劫杀人案当做炫耀的资本,说给了几个小弟,不巧的是这几个小弟因其他案件被警方抓获,他们并不是团伙的核心成员,崔宝纯也不知道他们的底细,根本不用担心他的报复,因此为了立功,他们就将这件事交代了出来。

紧接着,广州警方就发布了崔宝纯的通缉令,而刚逃回广州不久的崔宝纯也不得不再次踏上逃亡之路。

这位匪王的逃亡之路照样伴随着杀戮,他不但到杭州解决了叛变他的手下,还在葫芦岛的海军基地抢了9万元现金。

这个时候,崔宝纯又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,预料到警方已经在辽宁布下天罗地网的他,竟然杀了个回马枪,再次回到广州,带着情人逃回了她的云南老家。

坦白地说,如果崔宝纯自此收手,隐居在云南,那么想要抓捕他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不过欲望这种东西,一旦释放就再难压制,来到云南的崔宝纯,很快就发现了一笔好买卖。

当时的云南治安非常不好,经常有东南亚的毒贩盘踞在此,而崔宝纯看上的这门生意,就是抢劫这些毒贩,他们不但钱多,而且肯定不敢报警,毕竟贩毒可是掉脑袋的营生。

当然毒贩的武力值也是很高的,想抢劫他们,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没戏,于是崔宝纯决定冒险回辽宁召集手下。

他当然这个时候回辽宁是非常危险的,但出于对自己能力和运气的自信,崔宝纯笃定自己必定能化险为夷。

很快,辽宁警方就接到了崔宝纯秘密潜回锦州的消息,为了抓捕这位血债累累的“匪王”,锦州警方动用了大批警力,化整为零,在城市的交通要道化妆侦查,以便能第一时间发现崔宝纯的踪迹。

这天早晨,一名化妆巡逻的警察发现,不远处一个慢悠悠骑着自行车的青年男子跟目标任务很像,于是他立刻向总部进行了汇报,为了不打草惊蛇,上级要求他远远盯住目标,随时汇报位置,同时命令周围警力向目标任务汇合,形成合围之势。

此时骑着自行车的崔宝纯,还不知道警察已经盯上了他,仍然表现得十分悠闲,等崔宝纯在一间储蓄所门前停下自行车之时,已经摸到附近警察一拥而上,在他的目瞪口呆之下,将其抓捕归案。

至此“残指匪王”崔宝纯终于落网,虽然在之后的审讯中,自知难逃一死的崔宝纯非常顽固,对自己的犯罪事实拒不交代,但在充足的证据面前,也不得不低头认罪。

随后,在警方的顺藤摸瓜之下,崔宝纯犯罪团伙的成员也纷纷被捕。

1991年6月26日,经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处崔宝纯等人死刑,立即执行,7月6日,崔宝纯等人的公审大会在锦州市体育场召开,各县设分会场,会场宣判之后,立即执行死刑。

随着一声枪响,崔宝纯等人罪恶的一生就此终结,这正是:善恶到头终有报,高飞远走也难逃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脚注信息